南凉

1 概况

南凉(397年-414年)是十六国时期河西鲜卑贵族秃发乌孤1建立的政权。河西鲜卑秃发氏是塞北拓跋氏鲜卑之一支,汉魏时徙至河西,聚族而居。至十六国时,秃发乌孤继位,务农桑,修邻好,境内安定。

其国号源于所处为凉州故名。又其所处为凉州南部,也为区别其他国号为“凉”的政权,故史称“南凉”。又以其王室姓拓跋,又称拓跋凉。

1.1 秃发乌孤

秃发乌孤之父秃发思复鞬死后,秃发乌孤接任秃发鲜卑首领,并并图谋夺取时由后凉控制的凉州。秃发乌孤于是致力发展农业,与邻邦修好,礼待贤士,以积聚力量。

后凉麟嘉六年(394年),凉王吕光封秃发乌孤为冠军大将军、河西鲜卑大都统、广武县侯。乌孤部属石真若留认为当时秃发乌孤的根基未稳,尚未是后凉的对手,建议秃发乌孤暂时接受,等待机会。秃发乌孤因而接受。

次年(395年)破乙弗、折掘二部,并自建廉川堡今青海民和县西北作都城,此后再受后凉封为广武郡公。又征讨意云鲜卑,大破之。

后凉龙飞元年(396年)吕光称天王,又遣使署征南大将军、益州牧、左贤王。秃发乌孤指吕光诸子贪淫,甥子暴虐,以不违百姓之心及不受不义爵位为由拒绝不受2。及于次年(397年)正式叛后凉自立,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西平王,改年号太初,并攻克后凉控制的金城今甘肃兰州市西北,后更于街亭今甘肃秦安县东北击败前来讨伐的后凉军。

次年(398年),后秦乐都、湟河、浇河三郡、岭南羌胡数万落及后凉将领杨轨王乞基皆向秃发乌孤归降。秃发乌孤于同年改称武威王。

太初三年(399年),乌孤迁都乐都今青海乐都。当时秃发乌孤选任官员包括了胡人豪族、当地有德望之士、文武才俊、中原迁来的有才之士以及秦雍世族子弟,皆以其才授官。同年秃发乌孤因酒后坠马伤及肋骨,伤重而死,死前向臣下表示应当立年长新君,故由其弟秃发利鹿孤继位。谥号为武王,庙号烈祖。同年,后凉主吕光病死。

1.2 秃发利鹿孤

399 年,秃发利鹿孤嗣位,徙居于西平。吕光死后,利鹿孤派遣将领金树苏翘率骑五千屯于昌松漠口。

次年(400年),赦其境内,改元曰建和。二千石长吏清高有惠化者,皆封亭侯、关内侯。同年后凉吕纂来伐,利鹿孤派遣秃发傉檀抵抗。傉檀击败吕纂,斩二千馀级。吕纂转而向西进攻北凉段业。傉檀率骑一万,乘虚袭姑臧。吕纂之弟吕纬守城,傉檀虏八千馀户而归。

同年(400年),西秦乞伏干归为姚兴所败,率骑数百来奔。利鹿孤将其安置于晋兴,待以上宾之礼。干归遣子谦等质于西平世子乞伏炽磐也作为人质。镇北将军俱延进谏利鹿孤,将乞伏干归迁徙到乙弗之间,防止其逃逸。然而随后乞伏干归果然投奔姚兴人质乞伏炽磐出奔,被追回来之后,利鹿孤在傉檀建议下予以赦免,而后来南凉亡于乞伏炽磐

建和二年(401年)秃发利鹿孤以祥瑞为由打算称帝,但在安国将军𨱎勿仑3 的劝喻下改称河西王4。同年率军攻伐后凉,大败凉军,俘获右仆射杨桓及强迁其二千户人口。傉檀任命杨恒为左司马。届时利鹿孤名义上仍然是姚兴臣属,杨恒兄长杨经曾辅佐后秦开国君主姚苌,因此姚兴征召杨恒。后南凉攻破显美,俘虏后凉昌松太守孟祎。利鹿孤拜其为左司马。

后北凉沮渠蒙逊进攻后凉吕隆,吕隆向利鹿孤。利鹿孤派出傉檀率领的援军,但是援军未至姑臧,蒙逊已经退兵。傉檀徙凉泽、段冢五百馀家而归。

建和三年(402年),利鹿孤又派兵攻破魏安,俘获占据当地的焦朗。同年利鹿孤去世,谥康王,葬于西平东南。因着利鹿孤父秃发思复鞬向来疼爱并重视弟秃发傉檀,而利鹿孤在位期间很多军国大事都是由秃发傉檀处理,故就以秃发傉檀继位。

1.3 秃发傉檀

402年,秃发傉檀继位之后,自称凉王,改元弘昌,并把都城迁回乐都,并在次年正月大肆修筑乐都城。后秦王姚兴遣使拜傉檀为车骑将军、广武公。

1.3.1 暂事后秦

傉檀继位当年(402年)十月就率军进攻后凉。至次年(403年),吕隆因不堪沮渠蒙逊及傉檀的接连进攻,认为再难固守姑臧,决定投归后秦,向后秦请兵迎接。后秦王姚兴于是派了齐难等领兵迎接,并吞并后凉领地,设置守宰。傉檀则摄昌松及魏安二戍作回避。于傉檀进攻后凉时,其弟秃发文真在魏安攻击后秦派往为后凉协防姑臧的王松匆军,并俘掳王松匆。傉檀得知后大怒,送王松匆回长安并恳切地向后秦道歉。

弘昌三年(404年)二月,傉檀更因畏惧后秦强大,自去年号,罢去尚书各官,并派参军关尚出使后秦。姚兴当时曾经以傉檀擅兴战事及大筑城池而向关尚表示傉檀无为臣之道;关尚则答秃发傉檀有羌人及沮渠蒙逊等强敌在附近,这些举动都是为了守着后秦的门户,希望姚兴不要疑忌。姚兴也对这答复甚为满意。

后傉檀派秃发文支大破南羌、西虏,接着就上表求姚兴让他领凉州,但被拒绝。后获加官散骑常侍及增食邑二千户。

后秦弘始八年(406年)傉檀率兵进攻沮渠蒙逊。沮渠蒙逊当时婴城固守,傉檀则割了其庄稼,攻至赤泉退兵。接着,傉檀又向后秦进献三千匹马及三万头羊。姚兴至此认为傉檀是忠心的,于是以傉檀为使持节、都督河右诸军事、车骑大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凉州刺史,镇守姑臧,并召还凉州刺史王尚。傉檀终于得到凉州治权,但其时凉州人申屠英等派了主簿胡威力劝姚兴不要召还王尚,放弃河西土地,终令姚兴后悔,命车普阻止王尚离开,又派使者告知傉檀。傉檀率其三万兵到姑臧南的五涧时遇上车普并得知情况,于是立即逼走王尚,还是得以成功入主凉州。原凉州别驾宗敞送王尚回去,傉檀一直都很欣赏他,而临行前宗敞进荐了多位文武人材,亦得傉檀接纳。

同年八月,傉檀命秃发文支留守姑臧,自回都城乐乡,至十一月正式迁都至姑臧。而傉檀当时虽然是受后秦任命的官员,但车驾、服饰及礼仪都是国王格式。及后,傉檀进袭西平、湟河各个羌人部落,迁三万余户到武兴、番禾、武威及昌松四郡。

弘始九年(407年)傉,檀征集士兵五万多人,在方亭阅兵后就进攻沮渠蒙逊。沮渠蒙逊率兵迎击,两军在均石今甘肃张掖市东交战,傉檀战败。接着傉檀率二万骑兵运四万石谷到西郡,蒙逊便进攻西郡治所日勒今甘肃山丹县东南,西郡太守杨统投降。

同年,夏国君主赫连勃勃因向傉檀求结姻亲不遂,自率二万兵进攻傉檀,进军至支阳今甘肃会宁县时已杀伤一万多人,并掠二万七千多人及数十万头牲畜回去。傉檀当时亲自率兵追击,焦朗认为赫连勃勃不可轻视,建议经温围水北渡黄河,夺万斛堆今宁夏中卫县与甘肃靖远县交界,并阻水结营,扼其咽喉;不过将领贺连却以为赫连勃勃只是乌合之众,根本不需回避其军,应该快点追击。傉檀听从贺连所言但在阳武今甘肃靖远县遭赫连勃勃击败,更被追击了八十多里,死伤数以万计,损失了南凉六至七成的名臣勇将。傉檀自己就带着数个骑兵逃至枝阳以南的南山,差点还被追兵抓住。此战大败后,傉檀恐惧东西侵逼,于是逼迁方圆三百里以内所有平民到姑臧城内,此举令人民既惊且怨。故此屠各成七儿就乘着百姓混乱而起兵叛变,一夜之间部众增至数千人。其时殿中都尉张猛劝说众人,请其悬崖勒马,竟成功令众人散去,成七儿逃亡时间被杀。另一方面,军咨祭酒梁裒及辅国司马边宪等共七人亦谋反,被傉檀诛杀。

1.3.2 再称凉王

弘始十年(408年),姚兴见傉檀刚刚大败给赫连勃勃,又接连发生内乱,想乘机内忧外患的时机消灭他,于是就派了姚弼敛成乞伏干归领兵三万进攻傉檀。其时姚兴也派了齐难进攻赫连勃勃,姚兴因而写信给傉檀,声称姚弼等军只是用来截击可能西逃的赫连勃勃。傉檀信以为真,没有对姚弼军设防。姚弼于是一直率大军进攻,俘杀了昌松太守苏霸并进攻至姑臧,屯兵西苑,傉檀只能婴城固守。当时凉州人王锺宋锺王娥等人偷偷去为后秦做内应,但东窗事发,傉檀原本只想杀主事的几个人,但终也接纳伊力延侯的建议,将涉及事件的共五千人全部杀害,并将他们的妻女赏给将士。傉檀又下令郡县都将牛羊放出城外,引诱了敛成出兵抢掠,傉檀将俱延及敬归于是趁机进攻,大败秦军,杀了七千多人。姚弼此时只得坚守营垒,傉檀主动进攻,但未能攻下。七月,领二万骑兵作为后援的姚显还在高平今甘肃固原,知姚弼进攻失败,于是加速赶到姑臧。姚显派了孟钦等五个神射手在凉风门挑战,但箭还未射就被傉檀的材官将军宋益击杀。姚显见无法取胜,唯有将罪责推给敛成,派使者向傉檀道歉,并在安抚河西人民引兵退还。傉檀亦派使者徐宿到后秦谢罪。

同年十一月,傉檀就再度称凉王,并设年号“嘉平”,又设百官。

1.3.3 屡战蒙逊

及后,傉檀与沮渠蒙逊互相攻伐。

嘉平三年(410年),傉檀又自率五万骑进攻沮渠蒙逊,但在穷泉大败,只得只身骑马逃归姑臧。

这里有一个小故事:秃发傉檀出兵前,太史令景保以天象为由劝解秃发傉檀不要出兵,但是秃发傉檀未能听从。并说:“有功当杀汝以徇,无功封汝百户侯”。结果秃发傉檀战败,景保为蒙逊所擒。蒙逊问他:“卿明于天文,为彼国所任,违天犯顺,智安在乎?”保曰:“臣匪为无智,但言而不从。”蒙逊汉高祖封娄敬,袁绍杀田丰的例子说:“卿必有娄敬之赏者,吾今放卿,但恐有田丰之祸耳。”。保曰:“寡君虽才非汉祖,犹不同本初,正可不得封侯,岂虑祸也。”蒙逊乃免之。至姑臧,傉檀谢之曰:“卿,孤之蓍龟5也,而不能从之,孤之深罪。”封保安亭侯。

看来,秃发傉檀好歹人品要强过袁绍。

蒙逊更乘胜进攻姑臧。当时姑臧人仍想起两年前傉檀大杀王锺等五千人的事,都十分恐惧,于是垒掘、麦田、车盖诸部都向蒙逊投降。傉檀恐惧之下派了司隶校尉敬归及敬他父子作为人质6,向蒙逊请和。蒙逊走时强迁八千多户人。另一方面,右卫将军折掘奇镇据石驴山今青海西宁北川西北叛变。傉檀害怕沮渠蒙逊进逼,又怕南部领地被折掘奇镇占领,于是迁都回乐都,由大司农成公緖留守姑臧。可是傉檀甫出城,侯谌等人就闭门作乱,推了焦朗为主,向沮渠蒙逊投降。及后沮渠蒙逊于411年攻克姑臧。

沮渠蒙逊乘着取姑臧威势继续进攻傉檀,傉檀派将段苟云连出兵番禾袭其后方,迁了三千多户到西平,但蒙逊依然进围乐都。傉檀坚守三十日仍未失守,蒙逊就是派使者诱傉檀以宠爱的儿子作人质换取自己退兵,但遭傉檀拒绝。蒙逊愤怒之下决定建屋并进行耕作,预备持久围困乐都。群臣于是请傉檀考虑蒙逊的条件,最终傉檀被逼以儿子秃发安周为人质,蒙逊亦退兵。

不久,傉檀不听邯川护军孟恺谏言进攻沮渠蒙逊,五路俱进,掠番禾、苕藋两地共五千多户人回国。当时将军屈右顾虑蒙逊轻兵来袭,建议傉檀加快行军,早早回到险要能守之地。不过傉檀听卫尉伊力延所言,认为沮渠蒙逊的步兵赶不上傉檀的骑兵,且快速行军会丢损战利品,并非良策。可是一夜就遇上迷雾和风雨,沮渠蒙逊大军赶到,又打得傉檀大败。蒙逊再次围攻乐都,傉檀唯有再以儿子秃发染干为人质求和。

嘉平六年(413年),傉檀再攻蒙逊,在若厚坞兵败,蒙逊于是又再围攻乐都,攻了二十日未能攻克就退兵。镇南将军、湟河太守秃发文支却向蒙逊投降。不久蒙逊再攻,傉檀只得以太尉俱延为质请和。

1.3.4 远征失国

嘉平七年(414年),乙弗部落叛变,傉檀坚持进攻乙弗,当时孟恺以当时南凉国内连年粮食失收,而且南有乞伏炽磐,北有沮渠蒙逊这些大敌,都令百姓不安,认为这次远征即使克捷,但也是后患无穷,建议与乞伏炽磐结盟,请其资给粮食以解厄困,并积聚实力,待合适时机才出兵。但傉檀并不听信。

于是傉檀亲领七千骑大破乙弗部,夺得牛马羊共四十多万头。不过,临行前傉檀曾嘱咐留守的太子秃发虎台要小心的乞伏炽磐果然来攻,虎台试图据守城池但遭炽磐四面攻击,十日就已告失陷。

傉檀得知乐都陷落后,对部众说希望借着从乙弗部夺取的物资攻取契汗部,并赎回众人被乞伏炽磐俘掳的妻儿,否则投降乞伏炽磐就只成奴仆。接着傉檀就率众西进,但很多部众知乐都陷落都逃走了,连傉檀派去追回逃兵的段苟也逃了,于是傉檀部众几乎全部溃散。傉檀至此,唯有向乞伏炽磐投降。傉檀到西平时,乞伏炽磐遣使出城迎接,并以上宾之礼接待,又拜其为骠骑大将军,封左南公,南凉亡。

一年多后,乞伏炽磐毒死傉檀,当时身边的人都给傉檀找解药,但傉檀却说:“我的病哪该医治呀!”于是中毒去世,享年五十一岁。其死后获谥为景王。秃发傉檀太子秃发武台也被乞伏炽磐杀死。

傉檀少子保周、腊于破羌、俱延子覆龙、鹿孤孙副周、乌孤孙承钵皆奔沮渠蒙逊。久之,归魏,魏以保周为张掖王,覆龙酒泉公,破羌西平公,副周永平公,承钵昌松公。

2 部分事件年表

  • 394 年,秃发乌孤接受后凉吕光册封官职。
  • 395 年,秃发乌孤破乙弗、折掘二部,筑廉川堡为都城。又攻破意云鲜卑。
  • 396 年,吕光称天王,秃发乌孤拒绝吕光册封的爵位。
  • 397 年,秃发乌孤自立,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西平王,并攻克后凉金城,并与街亭击败后凉军队。
  • 398 年,秃发乌孤改称武威王。
  • 399 年,秃发乌孤迁都乐都,同年酒后坠马,伤重而死,其弟秃发利鹿孤继位。同年吕光病死。
  • 400 年,
    • 秃发利鹿孤击败前来讨伐的吕纂
    • 西秦乞伏干归投奔,但随后出逃
  • 401 年,秃发利鹿孤称河西王。
  • 402 年,秃发利鹿孤俘虏焦朗。同年秃发利鹿孤去世,其弟秃发傉檀继位。
  • 403 年,后凉吕隆向西秦投降。
  • 404 年,秃发傉檀去年号,罢去尚书各官。
  • 406 年,后秦召回凉州刺史王尚。秃发傉檀夺得凉州治权,迁都姑臧。
  • 407 年
    • 秃发傉檀大举进攻沮渠蒙逊失败。
    • 夏国君主赫连勃勃进攻南凉,傉檀轻敌,追击被击败,损失了南凉六至七成的名臣勇将。
  • 408 年,秃发傉檀击退后秦进攻,称凉王,设年号和百官。
  • 410 年,秃发傉檀进攻沮渠蒙逊失败,派出人质请和。然后迁都回乐都。但姑臧随后内乱,众人推焦朗为主,向沮渠蒙逊投降。
  • 411 年,
    • 沮渠蒙逊攻克姑臧,进而围困乐都,秃发傉檀派出人质请和。
    • 傉檀再次进攻蒙逊,在掠夺返回时被追上,再次被击败。傉檀再次派出人质请和。
  • 413 年,傉檀再次进攻蒙逊,再次被击败,蒙逊围困乐都。傉檀再次派出人质请和。
  • 414 年,傉檀远征叛变的乙弗部落,虽然取胜,但是乐都被乞伏炽磐攻陷。傉檀部众四散,不得不向乞伏炽磐投降。南凉亡。
  • 415 年,傉檀被乞伏炽磐毒死、

  1. 钱大昕指出,“秃发”和“拓跋”是同音的不同汉译。而《隋书·经籍志二》和《旧唐书·经籍志上》都记录有当时的史书《拓跋凉录》,可见南凉又名“拓跋凉”。南凉灭亡后,北魏朝廷为区别南凉国姓和北魏国姓,将南凉国姓一律改为“秃发”,与北魏皇室“拓跋”相区别,并赐南凉王后裔源氏,与北魏皇室的元氏相区别。见罗新:《中古北族名号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3月第1版,第62页和第85页。↩︎

  2. 光又遣使署乌孤征南大将军、益州牧、左贤王。乌孤谓使者曰:“吕王昔以专征之威,遂有此州,不能以德柔远,惠安黎庶。诸子贪淫,三甥肆暴,郡县土崩,下无生赖。吾安可违天下之心,受不义之爵!帝王之起,岂有常哉!无道则灭,有德则昌,吾将顺天人之望,为天下主。”留其鼓吹羽仪,谢其使而遣之。↩︎

  3. 此字无法显示,尚未查明具体为何↩︎

  4. 其将𨱎勿仑进曰:“昔我先君肇自幽、朔,被发左衽,无冠冕之义,迁徙不常,无城邑之制,用能中分天下,威振殊境。今建大号,诚顺天心。然甯居乐士,非贻厥之规;仓府粟帛,生敌人之志。且首兵始号,事必无成,陈胜、项籍,前鉴不远。宜置晋人于诸城,劝课农桑,以供军国之用,我则习战法以诛未宾。若东西有变,长算以縻之;如其敌强于我,徙而以避其锋,不亦善乎!”↩︎

  5. 古人以蓍草与龟甲占卜凶吉,因以指占卜。也喻指德高望重的人,也引申为借鉴。↩︎

  6. 归至胡坑,逃还,他为追兵所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