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学

0.1 年猪论

红脖子纳粹上台吧,宰小黄人拿钱补贴白垃圾,你连写七个惨字,念起白左民主党的好来。白左民主党上台吧,宰小黄人拿钱补贴黑墨绿,你又连写七个惨字,开始怀念川普了。反正你是永远也不愿意承认,你挨宰是因为你是小黄人,而不是因为别的。红脖子和白左或许有一万点分歧,但在宰你小黄人吃肉这一点上是有绝对共识的。地主和佃农在宰年猪过年这件事上是没有任何分歧的,他们的分歧无非是谁吃得多一点谁吃得少一点,而这跟你这个年猪是没有关系的。佃农也不会跟你年猪联合起来斗地主,别做梦了。

source